湖南会同县符合领低保8770人 违规领取竟有18947人
来源:    发布时间: 2017-11-28 19:20   796 次浏览   大小:  16px  14px  12px

原标题:一个县,符合领取低保金8770人违规领取低保却高达18947人

央视新闻客户端11月28日消息,对于低保这个词相信大家不会陌生,低保就是要保证最低的生活标准,说白了就是要吃饱穿暖,但如果说有不该享受的人,不该吃的人吃了,那是不是就会出现该吃的人吃不上,或者说吃不好呢?在现实生活中,我们经常会听到这样不该吃的人,吃低保的现象出现,怎么样在应保尽保的低保人群当中,对于这样的人,既要挡住不该进的,又要及时请出不该留的,今天我们就聚焦这样一个话题,首先从最近媒体曝光的两个案例来说起。

首先第一个案例是湖南省怀化市会同县,清退了违规享受低保人员18947人,公职人员家属违规领取低保资金,这是636人,追缴了国家公职人员家属违规领取的低保金达到230余万。请大家注意,除了公职人员的636,大家在这个违规享受低保的18947当中,也就是说还有一万多人,也是存在着违规享受,他们又是通过什么样的制度漏洞钻了空子我们稍后再说。

我们接下来再看一看另外一个案例。云南省德宏陇川县民政局,这个局一共只有56名干部职工,结果有40名领导干部职工的82名亲属违规的领取低保,超过了70%的比例,有部分领导干部职工的配偶及直系亲属违规享受低保资金达到多少?40.5万多元。

刚才我们看到两个案例,先是湖南的会同县,根据昨天当地纪委公布的这个数据,刚才说到近1万9000名违规享受低保的人员当中,636人是国家公职人员的亲属,追回了总共是230多万,5天前被媒体曝光的,刚刚我们说到的第二个云南德宏的陇川县,一个县民政局一共56名职工70%,40名领导干部职工的家属,82名亲属违规的吃低保,吃了40.5万多元,我们给他算一下,平均下来82个人40名干部,一个领导干部和职工就有两个亲属违规吃低保,这个数字这个比例70%,着实让人吃惊。

一周之内两起发生在基层,这样的违规吃低保的案例,说明了什么?说明我们的低保制度还有哪些漏洞要堵上,我们低保制度的这个笼子怎么扎的更紧,接下来我们一起来关注,我们先来通过一个短片,看一看湖南会同县的情况。

从2014年7月1日,到2016年9月,两年零两个月的时间里,会同县某镇工作人员妻子领取城市低保9540元。这是近日发布在会同县纪委网站上的消息。

湖南省怀化市会同县纪委副书记沈军华:我们今年“互联网+”有一个专项整治,刚好我们11月份,就是低保资金整治,我们通过互联网搭建的这个平台,把这个信息大融合,经过大数据的背景分析,得出了一些疑似问题的线索。

今年11月,湖南省会同县纪委,对公职人员家属违规领取低保金问题,展开了专项整治。这一查,查出来全县公职人员家属违规领取低保金的,达636人。其中,有人违规领取低保资金的时间,长达两年半;金额最多的,领取了26200多元。

湖南省怀化市会同县纪委副书记沈军华:都是财政部门的及我们国家的公职人员,有乡镇的、有县直机关单位的,有学校的老师,也有医院公职人员,他的父母亲,岳父、岳母子女,配偶这些都算是,他一个是没有按照申请文件的要求进行备案,国家人员的亲属,享受低保的话必须备案,还有本人申请,民政部门要上门核实,还有单独公示,单独建档和备案,他们没走这个程序。

目前,会同县纪委,已经督促民政局进行全面排查,在核查清楚发放时间和金额数目之后,要求公职人员限期将违规领取的资金,以"罚没"名义,交到县廉政账号,对延期不缴纳人员,将启动问责程序。截止到11月15日,已经追缴230多万。

湖南省怀化市会同县纪委副书记沈军华:像扶贫资金基本上是民生资金,我们进行监督,现在我们发现线索以后进行交办,限期由他们整改,但是没整改到位的话,我们就要启动我们的程序,由我们纪检监察部门来问责。

除了636名公职人员家属违规领取低保金,会同县纪委的调查,还涉及到更多的其他群体和人员。截至目前,进入到违规享受低保人员清退名单的,有18947人。

湖南省怀化市会同县纪委副书记沈军华:这些人的身份有村干部,这些人员还有村医,有房有车的人员,这些是不能享受低保的人,有房有车有的还是个体工商户,自己搞了企业的,这些人员都包括在里面。

会同县纪委的此次调查,为我们查出了这样一个严峻的现实:在会同县,目前符合领取低保资金标准的,只有8770人;而被查出违规享受低保的,却高达18947人!事实上,为进一步加强低保规范管理,解决低保工作中的错保、漏保、骗保和人情保、关系保等问题,从2014年开始,全国各地都开展了"阳光低保专项行动"。但是,经过此次行动,会同县为什么还有如此多的人,在违规领取低保金?

湖南省怀化市会同县纪委副书记沈军华:主要是我们相关部门,在这个把关这一块可能还是有一点没到位,一般的低保村里乡里县里都有一级一级的把关。关键就是我们的省民政厅,它那个数据平台也没有建立也没有发现这些问题,主要还是在生产把关这个问题上没到位。

严厉打击贪污挪用截留扶贫资金、低保资金等"雁过拔毛式微腐败",切实保障扶贫资金、低保资金等群众的造血钱、救命钱,一分不少发放群众手中,让群众感受到反腐倡廉的红利和获得感;好消息是,会同县此次对低保违规,动了真格!

刚才我们听到,全国很多的地方都在进行一项叫做阳光低保的专项清理,我们来看一看会同县的情况。不清理不知道,一清理吓一跳。共清退了18947人,清退之后目前全县享受低保的数字8770人,这两个数字相加两万七千多人,而违规吃低保的就是18947占了一半还多,着实让人吃惊,是怎么来违规吃上这低保的,这其中有一部分国家公职人员,可能按照规定应该吃,但是没有走相关的流程程序,这是一部分,当然还有另外一部分,就是完全不应该吃低保,这里面包括了村干部,还有甚至是一些企业的老板,那么我们再来看一看违规领取的时间。

演播室主持人沙晨:违规领取的时间是从2014年的7月,到2016年的12月,两年半的时间,这个其中我们也能看出来,平时日常监管的确实,接下来我们继续的深入探讨,要连线一位专家,北京师范大学社会发展和公共政策学院的教授张秀兰女士,您好张教授。

北京师范大学社会发展和公共政策学院的教授张秀兰:您好。

沙晨:您怎么看刚才我们新闻中提到的湖南会同这个情况,您觉得现在调查到这个程度,还有什么信息是没有被揭露出来的,还需要进一步来找?

张秀兰:我觉得这里面还有三个问题,可能还没有看到。第一就是申请材料的问题,因为申请材料有一个造假的问题,这是一个法律法规的问题,就是等于你造假欺骗国家的财产、财富。第二就是谁审核的谁批准的,这里涉及到了一个有权谋私的贪腐的问题,就是关键节点的责任的问题。第三就是它一个核查的程序,漏洞的问题,这就是渎职的问题,所以这三个问题应该分开来看,这些材料都需要我觉得现在可能是,每一个关节点就在四个关节上,从申报这是一个造假的问题,从审核和批准,这是一个腐败的问题。

沙晨:而且牵扯到日后的追责。

张秀兰:对,追责的问题,因为它追责的是不一样的,造假是一个刑法的问题,这个审核这些东西是谋私的这个贪腐问题,核实程序的漏洞的是渎职的问题。

沙晨:您觉得这是一起什么样性质的问题?

张秀兰:我觉得这是有一些公职人员和家属,但是有包括一些非公职人员和家属,欺骗国家制度的问题,虽然钱涉及的数目可能不是很大, 但是要知道低保对于贫困的群体,这是救命钱,而且低保还涉及到国家的其他福利的制度,比如说医疗救助的制度,比如说教育救助的制度,所以这样的话现在我觉得听到了以后,就是说违规资金的罚没这种成本上来讲,这是很多人还会有侥幸的心态,继续骗取国家的福利,所以这个性质其实是一个,对于现在我们尤其国家进入到了一个新的、强起来建立国家制度过程中,这些行为其实是蛮严重的。

沙晨:好的,谢谢张教授的分析。刚才张教授也提到了,不要小看每个月几百块钱,一两百块钱不是小事,因为它不光是涉嫌违法违规,还有违公平所以会同现在这个后续的调查还需要进一步的去夯实,更加的细致,而就在五天前,我们刚才提到的云南德宏的陇川县,也有这样一个案例,我们来看一看。

公职人员家属吃低保,没问题,只要符合标准,遵循程序。但,怕就怕,他们是"违规领取";怕就怕,还多达636人。更值得注意和警惕的是,低保的违规领取,绝非湖南会同县一地一例。在江西上饶,壶峤镇朱师村党支部原书记郑佰水,就将自己月收入达1600元的亲弟弟,定为了贫困户,并且办理了低保。